主頁 > 新聞快訊 >

奇點智庫:王健林又殺回來了做企業一定要順勢

2019-07-18 14:43 來源:未知

  在2018年可謂是王健林的“水逆之年”,這一年,曾經在媒體上大出風頭的“國民首富”,卻是突然低調下來,在公眾視野中消失,不演講、不接受采訪,僅僅出現在自家企業的新聞通稿中。

  5月15日,萬達集團官方微信發布消息稱,當天沈陽市政府與萬達集團簽訂全面戰略合作協議,萬達集團將在已完成投資250億元的基礎上,在沈陽再投資800億元,建設大型文化旅游項目、國際醫院、國際學校和5個萬達廣場。

  原先的250億元,加入未來投資的800億元,萬達集團光在沈陽,投資就要超過千億。而萬達2018年的總資產是6257.3億元,這筆投資超過整個萬達的六分之一。

  4月29日,王健林出席大連市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奠基儀式,與大連市政府簽署共建校園足球基地的協議,高調宣布重返足球。

  王健林的落子很多人不懂,不是“投資不過山海關”嗎?但是,王健林的布局,卻恰好踩在了國家“東北振興”的戰略窗口。

  凡成大事者,必懂得“因時而謀”。而在東北之前,王健林則是在西北重點布局,如老王本人所言,“抓住‘一帶一路’的歷史機遇。”

  4月11日,在甘肅省招商引資暨隴商大會上,王健林透露萬達將在甘肅投資一個超大型文化旅游項目、5個萬達廣場、3個五星級酒店,新增投資約450億元。

  4月18日,中國首個紅色主題萬達城在延安舉行啟動儀式,王健林來到了陜北,除了出席啟動儀式之外,更是去了“梁家河”尋根溯源,這個大有學問的地方。

  一揮手就是千億的真金白銀,如此大手筆的投資,果然是首富的豪情。而當年的王健林,就是憑借著這種豪放的投資風格,靠“買買買”起家的。

  只是2017年之后卻不得不斷臂求生,揮淚開啟“賣賣賣”模式,現在的老王,又重振旗鼓,開始大手筆地揮斥方遒,似乎與舊時相同、但一切又已經大不相同。

  野心勃勃的他不甘于現在平靜的生活,于是主動接手了負債150萬的西崗區住宅開發公司擔任總經理。

  1990年,大連市城區改造,在無人看好的情況下,王健林卻把握住了這一機會,憑借著棚戶區改造賺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,也由此在大連站穩了腳跟。

  大概是因為父親曾經是省級官員,自己又有18年的軍隊生涯,加之從政經歷,王健林對于大政方針的敏銳程度遠遠超過普通企業家,在王健林棄政從商的路上,其每一個重大發展拐點,都是牢牢把握住了政策的機遇、卡準了時代的節點。

  1994年,甲A聯賽正式開始職業化,王健林投身足球,大連萬達隊在五個賽季內四次奪得聯賽冠軍;

  1998年商品房改革,王健林退出足壇,全心全意做大地產業務,由此成為了中國房地產黃金年代的最大受益者之一。

  “我們撓到地方ZF的癢處,”王健林曾如此總結自己的成功心得,“地方希望展示政績,所以我們就把一部分利潤通過稅收返還給ZF,幫助他們解決就業等問題。”而萬達,也可以反過來從中受益,通過獲得ZF補貼來繼續開拓新的項目。

  在王健林僅僅是一個無名小卒的時候,曾經與朋友們去了一次香港,在晚上酒足飯飽之后、欣賞維多利亞港夜景時,王健林開始感慨人生:“人這一輩子就是應該有這么一棟樓,否則白混了呀。”

  總之憑借著自己與眾不同的前瞻力和判斷力,萬達一路扶搖直上、攻城略地,由東北大連起家,走向全國、走向世界;以地產項目為基點,擴張至房地產開發、電影、旅游、金融等各個行業,構建起龐大的萬達帝國。

  當年在香港一間房也買不起的窮小子,卻在全國范圍內建起了自己數不清的房子,走向巔峰的王健林手中握有200個多萬達廣場、十幾個萬達城、80家五星酒店、全球1300家影院、兩家美國電影公司、一家英國游艇公司、上千幅名畫。

  此時的他,也成為了“首富”的代名詞——2013年中國首富、2015年華人首富、2017年亞洲首富。

  然而,正所謂月盈則虧、水滿則溢。登到了高處的王健林,卻開始膨脹,在鎂光燈閃爍之下,在記者鏡頭前,喊出了一些發自內心然而不合時宜的豪言壯語。

  王健林在國企培訓局給國企領導講課時曾說:“今天民營企業已經不是過去了。如果出現一批500億規模、未來上千億的企業,民企也能辦大事,國企就會徹底沒戲。”

  2015年,央企中鐵和馬來西亞的一家公司聯手以196億元人民幣收購了吉隆坡地標大馬城60%股權,大馬城地處吉隆坡市中心,是通往新加坡的高鐵起點站,中鐵希望能以大馬城為樞紐,拿下隆新高鐵建設項目,借此打通昆明經泰國、至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高鐵網絡。

  大馬城以前是個廢棄20年的空軍機場,占地面積相當于5個廣場那么大,是全球首都里唯一的一塊大面積未開發的地塊,可想而知其項目利潤之大,因而全球有一爭之力的企業都是虎視眈眈。

  當時中鐵的最大勁敵是日本東JR,但中鐵已做好充分準備。但中鐵萬萬沒想到的是,半路殺出來個程咬金,自己居然沒敗給日本,卻敗在了自己人手上。

  馬來西亞政府招標部門宣布,因中鐵的聯營公司IWH CREC沒有按時結清付款,即將收回大馬城項目。短短幾天之后,馬來西亞就選擇了新的意向開發商,報價幾乎是中鐵的兩倍,而這家企業的名字,叫做萬達。

  在哈佛大學發表演講時,王健林說,海外投資的結果確實就是資產的轉移,但是資產轉移或者在海外投資沒有對錯之分,只有合法和不合法之分。“我們辛苦自己賺的錢,愛往哪兒投就往哪兒投。”

  然而問題在于,外匯儲備事關糧食、石油等戰略物資的購買,堪稱一個國家的重要命門,然而近年來,中國的外儲卻從高峰期下降了一萬億美金,而這,很大程度上就是各種金融大鱷資產轉移的結果!

  中國的外匯儲備加起來不過3萬億美元,而萬達在海外的投資總額或高達2500億人民幣,而且并不是什么能夠支撐企業發展的高精尖科技,而全是一些房產、影視、等“非理性投資領域”——

  統計顯示,萬達的投資遍布美國、歐洲、澳洲和印度,領域涵蓋地產酒店、影視、娛樂設施和奢侈品巨頭等。其中,還有莫奈和畢加索的兩幅畫。

  王健林說,企業經營的最高境界就是“空手道”,你一分錢不出憑品牌就能掙錢。可是王健林忘了,自己的錢究竟是誰給的。

  于是一切在2017年年中戛然而止,兩則大消息橫空出世,一是銀行資管部門被要求清倉萬達債券,不過該消息很快被萬達集團及部分銀行內部人士辟謠;

  另一則銀監會,當年6月中旬銀監會要求各家銀行排查近年來海外投資比較兇猛、在銀行業敞口較大的民營企業集團,其中包括萬達。

  先是上演了 “股債雙殺”的慘劇,萬達股價迅速跳水;后又是“割肉求生”,開啟了資產白菜價大甩賣,把13個萬達城、70多家酒店打包甩給了孫宏斌和李思廉,萬達廣場給了朱孟依,長白山度假區給了孫喜雙。

  在萬達的歷年年會上,王健林的唱歌幾乎是保留節目。而他的歌,竟然在冥冥之中成為了萬達命運的寫照。

  2015年,王健林唱了一首《向天再借五百年》,那年的他在天命的眷顧下,超越馬云和李嘉誠成為了中國首富;

  2016年是《假行僧》,“我要從南走到北”,王健林帶領著萬達電影走出國門,登上了《好萊塢報道》的雜志封面。

  2017年,王健林唱了一首《一無所有》,而2018年,瘋狂甩賣資產的王健林真的走向了“一無所有”。彭博億萬富翁指數榜單顯示,王健林財富蒸發值達109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737億元),是2018年中國財富縮水最嚴重的富豪。

  張藝謀的電影《滿城盡帶黃金甲》里,周潤發飾演的皇帝對杰王子說道“天地萬物﹐朕賜給你的才是你的﹐朕不給﹐你不能搶。”

  2018年年會,王健林自己沒有再登臺表演,在聽完《歌唱祖國》的大合唱之后,動情落淚。自此,王健林仿佛消失在了公眾視野,不演講、不接受采訪,僅僅出現在自家企業的新聞通稿中。

  在王健林消失的這段時間內具體經歷了什么、想了什么,或許只有老王本人知道,但由王健林此次的高調復出,我們可以推測出,他一定對自己的行為進行了全面的反思。

  在中國波瀾壯闊的商業史上,小企業通常死于競爭、大企業則往往死于政商關系,李經緯、黃光裕……皆是如此。其實王健林的發家,本來也是得益于在這方面長袖善舞,但是大概是因為站的太高、走的太遠,以至于忘了自己本來是誰。

  更進一步,這也事關企業家的“家國情懷”,為什么國人都這么力挺華為、這么擁戴任正非?就是因為任正非始終堅持以實業報國,所領導的華為始終扎根于中國,不在海外注冊、不在境外上市,不僅從未有海外轉移資產的行為,而且在某種程度上,已經成為了中國企業的最佳代表之一。

責任編輯:admin
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
			河北新聞網
			官方微信
			
			河北日報
			客戶端
			

相關新聞

網站首頁 我要評論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
广东36选7规则